折扇与戏曲的浪漫邂逅

发表时间: 2016-08-05 19:56

“举处随时消酷暑,动来常伴有清风”的折扇,古往今来不仅是纳凉之物,而且成为诗书画的文化载体,琳琅满目、美不胜收,其本身也是艺术品,在文化艺术特别是戏曲舞台中也是不可缺少的传神之物。中国戏曲运用道具讲究一种“虚拟”借代的手法,如是扇子成了塑造人物的道具之一,作为装饰品并对戏曲人物的风度、神态起衬托作用。

昆曲《桃花扇》剧照

不少戏剧曲目,本身就以扇取其名的,如《桃花扇》《沉香扇》《芭蕉扇》等,其扇在这类曲目中的作用,就更可想而知了。观众通过一把扇子,就可以窥视出人物的身份、性格等特征,识别角色的善恶忠奸。不论是帝王将相或才子佳人及忠奸富贫的表演,都离不开扇子,成为包括各个行当在内的一些节目中必备的道具。如“桃花扇”中的女主角的青楼薄命;“纶巾羽扇”中的诸葛亮的潇洒风度;红楼梦“晴雯撕扇”内柔外刚的人物性格刻划等,扇子在孔尚任、苏东坡、曹雪芹诸位大师笔下状物抒情,构成故事情节的楔子。

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演戏,极讲究“扇子功”,他在《贵妃醉酒》一戏中,借助一柄折扇,把杨贵妃的婀娜醉态表演得出神入化,维妙维肖。

京剧《贵妃醉酒》

除此之外还有些特定人物,如神仙鬼怪惯用鹅毛扇;孔明专用羽毛扇;铁扇公主故名用芭蕉扇;帝王用日月扇;李慧娘使用的阴阳扇;风流倜傥的唐伯虎用的细骨金面折扇。当然也还有钟离扇、海棠扇、葵扇之类的。使人们通过舞台上演员挥扇起舞,各种优美的舞蹈身段,领略一个个美丽可爱的艺术形象。譬如折扇,它可代笔墨,可作刀枪,可增风流儒雅,可添无限娇媚。演员在书房或公堂上下挥动扇子变成毛笔,打开则可作书信、案卷来读;把它放在肩头就变成扁担;把它顶在头上又可当成遮风挡雨的帽子;用手一托又成为茶盘什么的。瞬息间千变万化,其妙无穷。在戏剧表演中,文生以扇尽展其潇洒,旦角以扇掩饰其娇羞,花脸以扇平添其威武,丑角以扇更逞其滑稽。扇子在在他们手中挥洒自如,翻空出奇,无不各尽其妙,给舞台表演艺术锦上添花。演员除唱、做、念、打舞台上灵活运用好扇子这基本功之外,根据剧情需要、人物性格、出身、职业及人物行当的特征而设计,故也有一定的规范和章法的约束,不能随心所欲。

京剧《火焰山》

为此行家们总结出一套舞台艺术用扇之妙诀:文莸脑、武莸肚、轿夫莸裆、教书先生莸臀部,农民力大莸臂膀,僧道莸领;书画家莸袖;媒婆莸肩;秃子莸头;盲人莸目;妇女莸唇;恶霸莸背,老人莸肩头摆动;狗腿子拿扇溜得慌;流氓晃脑摇扇贼眼顾等。

舞台上又有“武者莸前胸,文者莸掌心,商贾莸肚腹,走卒莸头顶”之说,可见扇子在戏曲中的妙用。这当中需要演员扎实的基本演绎,做到艺诀中所说的:“有扇如无扇,用扇不见扇”,不能生搬硬套。戏曲要以情感人,情是戏曲之灵魂,以精湛的演技塑造人物形象,千万不要故弄玄虚,卖弄技巧为耍扇而耍扇就不好了。

生旦净丑行当各异,文戏、武戏亦有不同,故使用扇子的式样,长短、色彩也各有不同。

老生戏中,用扇最多的可谓是诸葛亮。只要有他出场的戏,手里总离不开那把鹅毛扇。这不仅表现了诸葛亮的潇洒飘逸、运筹帷幄的形象,而且反映出他的各种情感。比如,在《失空斩》的“三报”和“斩谡”两场中,他就通过这把扇的摇、顿、颤、抖,表现出自己面对司马兵临空城下的内心紧张,以及对马谡不听嘱咐致使街亭失守的满腔愤怒。

京剧《失空斩》剧照

小生戏中,还专有“扇子生”这一行,一般都是扮相知书达理、文质彬彬的儒雅书生。如《拾玉镯》中的傅朋、《红娘》中的张生等,一扇在手,便风度翩翩。《三堂会审》中王金龙手中的折扇,运用展、遮、扬、翻、合等手法,来表达情感和丰富剧情。

越剧《梁祝》剧照

旦角用扇子分为两类:一类是宫中嫔妃、大家闺秀用折扇,如《贵妃醉酒》中的杨玉环、《游园惊梦》中的杜丽娘等;一类是《西厢记》中的红娘等丫环使用的绢质团扇。也有专门以扇子为剧情的戏,如梅派名剧《晴雯撕扇》的全部情节都是围绕着一把扇子展开的。至于《桃花扇》,则更是以扇子为戏了。“桃花扇底送南朝 ”,一把扇子体现了历史的兴亡。

昆曲《牡丹亭-游园惊梦》

净角大花脸使用的折扇一般稍大,有的角色还用长逾两尺的特大折扇,如《艳阳楼》中的高登、《溪皇庄》中的花得雷等。他们的大折扇上画有大朵牡丹,既表现出了权势者的气派,又暗示了他们喜爱女色。

川剧变脸中的折扇

丑角小花脸也有用折扇的,特别是“方巾丑”和“袍带丑”,前者如《乌龙院》中的张文远,后者如《升官记》中的徐九经。少数用大折扇的丑角也不是好人,《打渔杀家》中的大教师就是狗仗人势的奴才,《四进士》中的刘二混是强抢民女的流氓。湖北名角朱世慧在《法门寺众生相》中扮演贾桂这一角色时,一个人前后要使用两种大小不同的折扇(小的扇子仅有巴掌大小),来表现人物对上谄媚、对下欺压的两副嘴脸的丑态,入木三分。武丑一行,有的用稍小些的黑面折扇,如《三岔口》中的刘利华等。《巴骆和》中的胡理,还有在手指上耍扇的表演绝活,来刻画人物的机智、狂野。

除羽扇、折扇外,还有宫廷戏里的皇后、妃子出场时宫女所执掌的龙凤扇。芭蕉扇在神话戏中则较为多见,如《火焰山》里的铁扇公主、《八仙过海》里的汉钟离等。而圆形的破芭蕉扇,则为丑角所用,如《赵家楼》里的济公、《扫秦》中的疯僧、《戏迷传》里的伍音等,用来表现人物的诙谐、滑稽。

一把小小的扇子增添了跌宕起伏的艺术效果,在艺术家手里变得出神入化不可思议,千言万语尽在扇中矣。

文化传承不是一个人的苦行,道路虽然幽远曲折,但我们一直在前行......

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

让折扇成为我们的“文化”

而不是博物馆里面的“文物”

如果您对公众号“文玩折扇”有好的建议和意见,请加微信号448199886,感谢您的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