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得的乐趣:芙蓉的玩耍之道

发表时间: 2022-12-14 18:04

No 1.

遍地芙蓉?

作为撑起寿山石交易量最重要的石种,“半壁江山是芙蓉”并不是一句戏言。

从二级市场的高端拍卖,到一级市场的店铺经营和石市商贩,各种形态的芙蓉无处不在。正因如此,常常给一些新手外行一种“遍地是芙蓉”的错觉。

在这一点上,芙蓉存量甚丰竟然显得有点“吃亏”。

周鸿作《童子拜观音》寿山石(芙蓉) 福建东南2022秋季拍卖会

但是只要稍加走访市场,就不难发现,芙蓉石的价格呈现出了明显的两极化。芙蓉石市场在存量甚丰的同时,又出现了极为稀缺的情况。

说白了,想玩芙蓉石,容易,但是要玩尖端好芙蓉,难。

陈达作《福在眼前》长方章 寿山石(芙蓉) 福建东南2022秋季拍卖会

No 2.

好芙蓉,什么样?

那什么样的芙蓉算得上好芙蓉?

答案是:“难得”。

古往今来,物以稀为贵,人无我有,总是更让人痛快。越是难得,越是少见,就越是有人愿意孤注一掷地争取。

正是因为“难”,所以“得”的快乐就会被渲染放大,这是人性使然。尤其是芙蓉这一品,因为在寿山石之中储量相对较多,玩“难得”就更为重要。

洪建国作《三罗汉》 寿山石(芙蓉晶) 福建东南2022秋季拍卖会

郑颖艺作《如意兽》 寿山石(芙蓉) 福建东南2022秋季拍卖会

No 3.

“难得”芙蓉

资深石友都知道,芙蓉石想要切割出饱满完整的大材料,太难了。

芙蓉石大都黏岩而生,矿石中又多是穿梭其中的砂岩与杂质。再加上不成熟的爆破方式震出的“内伤”,每每处理原材,不得已要舍弃很多地方,实在令人惋惜。

黄建林作《太平有象》 寿山石(芙蓉晶) 福建东南2022秋季拍卖会

而在饱满的基础上,再进阶一个难度,就是切章。

想要切割出一枚章材,对原石的要求比圆雕要高上很多。可能原先一块体积不算小的原石,掏挖杂质、避开裂痕,最终可能只能得到拇指大小的印章。

林国俤作《汉韵》对章 寿山石(芙蓉) 福建东南2022秋季拍卖会

更别提其中的上品芙蓉晶,除去岩石杂质之后,常态往往是千疮百孔、扭曲嶙峋的,品相好些的体量就不会大,体量大的在品相上就残缺颇多,难以两全。

所以芙蓉石印章,尤其是质地纯净、品相完好的印章,就算还是未经雕刻的素章坯,价位都都处于第一梯队常年居高不下。

《商颂》方章 寿山石(上洞芙蓉) 福建东南2022秋季拍卖会

如果精品芙蓉印章遇上名家制钮,身价更是会成倍增长。

在去年的高端市场中,最夺目的莫过于陈达刻制的一对千禧年芙蓉晶石《兰花·博古》对章,拍出了330万元的成交价。

在今年东南秋拍中,郭祥忍、郑则评、陈为新、姚仲达等当红钮雕名家都有作品上拍,石材质色与印钮雕刻相互加持,表现同样值得期待。

郭祥忍作《甪端》章 寿山石(芙蓉晶) 福建东南2022秋季拍卖会

姚仲达作《狻猊》方章 寿山石(芙蓉) 福建东南2022秋季拍卖会

陈为新作《三龙戏珠》玺 寿山石(芙蓉) 福建东南2022秋季拍卖会

而在文人雅雕一脉中,陈达以及他的弟子林云曦、徐丹、何光速、邱雁芳、欧宙翼等人带来的芙蓉印章作品,更是展现了当代青年雕刻师的个性化表达。

邱雁芳作《听雨》长方章 寿山石(芙蓉) 福建东南2022秋季拍卖会

徐丹作 陈达题《竹荫琴韵》方章 寿山石(芙蓉) 福建东南2022秋季拍卖会

No 4.

今秋芙蓉,势头正猛

不能否认,目前的芙蓉市场需要直面危机。顶级品类陆续绝矿,原石矿洞全面封锁,市场供给量骤减,精品芙蓉的稀缺是不争的事实。

从今年东南秋拍露出的拍品来看,夜场29件作品之中,芙蓉石份额占至五成。而在东南整个寿山石板块中,芙蓉石的占比也超过了四成。

林云曦作《江南佳人》章 寿山石(芙蓉) 福建东南2022秋季拍卖会

王龙龙作《马上封侯》章 寿山石(芙蓉) 福建东南2022秋季拍卖会

可见在今年的高端市场中,芙蓉势头正猛,未来的地位,已是一望可知。

瞄准“难得”的芙蓉出手,在未来的日子,想必还有很多值得想象的空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