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界春日谈:大话篇

发表时间: 2023-03-09 07:54

原创 谎言茶楼


(一)人心不古

石头从古至今都有大用。星星在天上成象,石头在地下成形,星星陨落而为陨石。所以周文王的后裔、北宋五子之一的邵雍说,石与星既是上下相应,也是本乎一体的。

周文王的儿子周公日在《周礼·秋官·大司寇》中告诉我们:周朝在美石上写下美好的箴言,用来感化。还没到犯罪程度的刁民恶霸,最轻的罪要在这样的佳石上坐三天,服三个月的劳役。劳役结束后让其父母官担保,才可以释放。

根据《周礼》所注,周公“植璧于座”。这是有据可考的中国室内赏石行为的起源,而且这个活动一开始就格调奇高、清逸——比德于石。

猫在发呆的时候,时间没有停止;人在散乱的时候,日月依然流转。三千遍春夏秋冬过去了,我们开始用浓硫酸煮地球上最硬的原石,如此清洗后再琢磨、镶嵌,把最美好的寓意赋予钻石并铺天盖地投放广告。但是整个行业链的起心动念全是商业目的,例如制定钻石价格的权威机构在英国,他们制定的钻石标准和价格在全球产地和消费市场没有多少差别。但是钱分到各环节是不平衡的,因此心里就不平衡,这样的钻石容易滴血,从而具有原罪。

现代人都要面子,当一个人没有面子可丢,要么是无耻之徒,要么已达到了证悟的境界。今天的人们都证悟了吗?

(二)绊脚石

权力讨厌真空,奇石讨厌人工。

庚子年玩原石的石界有两件事情令笔者深思。年初,一位单身多年的老大姐卖掉了在一环自住的房子,准备在城乡结合部找个高档的养老院去住。玩了半辈子的石头怎么办?她玩的石头以戈壁石、翡翠等小品为主,所以在珠宝城租了一个门面中转,放出信息想全部出清;年末,朋友圈里在转一位石友的母亲重病,因为要卖房子没地方放了,不计成本急卖两块收藏多年的来宾大水石。

闲钱、闲地和兴趣是支撑我们玩石头空中楼阁的三根桩。人生遇到一些坎的时候,奇石容易成为绊脚石。因为奇石还不是硬通货,奇石的春天还远没有到来。

张学良重获自由时已经90岁,到了夏威夷后很喜欢,说就在这住吧。其实少帅晚年生活拮据,要靠变卖字画维持,这次也急得赵四小姐赶紧联系苏富比,拍了一场轰动全球的字画(王献之的《舍内贴》曾是少帅藏品),筹得巨款让他安度晚年。所以,年轻的时候不妨买些不会发霉的石头和不占地方的字画等存着。没准老了,发生点变故、没钱了,只要年轻的时候眼光不太差、品味不太低,应能拍出一大笔流动性来。但这是个急功近利的时代,现在看来,还只是春天里的童话。

(三)春之彩

春天因为新生命和色彩斑斓而被世人期盼!最近几十年新面世的石种里,以色出彩的也最惹人爱,而屡屡创下拍卖记录的东西方画,无一不是既出新又出彩的。

中国审美讲究虚实相生,西方讲究热情奔放、纤毫毕露、性感直白。梵高用色精准、几何构图线条独创,赋予画面令人难以置信的纵深感,他说:“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,路过的人只看到烟”。

摄影:彩红

齐白石衰年变法,自创红花墨叶一派,他笔下的小鸡笔法高超、形神毕现,毛茸茸的极为可爱。他说,“若无新变,不能代雄”;吴冠中的出新和出彩,体现在他成功地将西方油画的语言植入中国传统水墨画,创造出新的彩墨杂交艺术。

赵无极是吴冠中的同学,被称为西方现代抒情抽象派的代表,作品色彩变幻、几十年如一日求新求变。他说:“在我看来,从16世纪起中国画就失去了创造力,画家只会抄袭汉代和宋代所创立的伟大传统。中国艺术变成技巧的堆砌,美和技巧被混为一谈,章法用笔都有模式,再也没有想象和意外发明的余地。中国的教育建立在记忆之上,学习写字和书法必须经过长期的重复动作,而所有的学院主义都来自重复。绘画正是要避免这个陷阱。要是在1935年,杭州美专的老师就教我这些,我该节省下多少领悟这些道理所费的时间啊!老师马蒂斯教别人时总是说:新呀,新呀,要新!什么是新?不是那种表面效果的新,而是通过深刻观察思考之后,才把你引到一条新的道路上去”。

摄影:彩红

由此我们不难看出,无论是玩抽象石还是玩具象石,都跟这些大师的油画、国画一样,有空间、结构、光线和颜色的问题。三维的石头和二维的书画之间有共通的道理,重要的是都得获得新的观念。

玩石头和酿酒一样,时间是最好的酿酒师、检验师。酒酿好之后,这一坛酒的生命才刚刚开始,耐心地接受洗礼,洗去身上的火气与杂味,磨去心中的功利与浮躁,让身上浓烈的阳气与酒窖中的阴翳相调和,这就是白酒文化的“三分酿、七分藏”。

奇石入藏,开启了时间消费和空间转移的私人订制美学之旅。石友们的个人藏品在这春暖花开般的私密时空里出新出彩。烙饼的锅越大,格局随之增大,石友的自身修养决定了烙出来饼子的尺寸,石局的格局是这么来的。

摄影:微玉

如果说善用兵者无赫赫之功,那么善玩石的人也无金银铜奖。管不住腰围也控制不了周围,自律是前提。同时,为了提高自己的修养,石友们宜多留几扇门,打开不同的群,跟不同的人群接触。

庚子年地球村被隔离,基本断了外出交流活动,但同时给了藏家、商家们一年的时间来重新检视自己的藏品、商品。石友们通过微拍堂、直播间等新技术,捕获新信息、交流新技术、储备新技能。很多人开始利用身边的和网购的原材料自己配座、开始学习P图、摄影,乃至作诗配文、编辑自媒体。

(四)春天里演石局

奇石可以在斗室之内一枝独秀,“一枝独秀”指的不是一朵花,而是一朵花枝上的所有花,也就是你所有的藏石,在自己的天地里春意盎然,现在还能借助于公众号等无线网络自媒体,燃爆、大白于天下。

摄影:彩红

人生太短,春天可以只在脑海里。玩石头玩得高雅点就到了演石局,目的是为了你不再需要用语言来解释事情。

一些优秀的奇石演局,呈现出的不仅仅是美,也是蓬勃的力量,线条的流动和空间上的余白,让人看到奇石就能感到风霜雨雪,感到大自然的历练,这才是奇石真正的奥义,而不仅仅是人工配座的美。

但很多奇石局,例如各个石种都玩的《米芾拜石》,还停留在外表的美、造型的美上,缺乏对中华传统文化精神内核的新探求,因而不出彩。

奇石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灵感之源,“石来运转”四个字是石界的扎西德勒,曾经运成了猴子、转出了宝玉,都是那些过去春天里的美丽传说。今天需要演义新传奇。

石局表演最重要的是表达个性,尊重奇石特有的线条,赋予其呼吸的空间,营造充满生机的跃动感。但过于彰显个性易失品位,可通过调和,让奇石在呈现鲜明个性的同时,兼具品位。个性、调和、品位,这三大要素是进行奇石演局的红黄蓝三原色。

摄影:陈立伦

美好的石头值得我们倾注心血,提高它的存在感也就是生命力。如果没有存在感,就给予不了他人以感动。再微小的石头,都有自己的生命力。每一条山谷都有自己的语言,每一个喇嘛都有自己的教义,每颗石头都有自己的形态。中国人的宇宙观是有机的(不是牛顿的机械),处处充满活泼的生命力。我们是在发现奇石的美,发挥它们的美,感悟作为一颗奇石,一颗有生命力的奇石,它生命的尊严。

历史上不少人在奇石演局的过程中,养成了自己的人生观,树立了哲学体系,例如玩柳州砚石的柳宗元,玩长江雨花石的苏东坡……